毛利多年逾50%,知网是否涉嫌滥用部署地位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2-22

  事实上,学术论文作为公共知识资源存在必定的公益性,为了保障公共常识可能最大水平川为民众所获取,纯粹以获利为目的的商业化运作应当受到一定的限度。

  □李昊(法学学者)

  因而,相关监管机构应该责令知网对价钱做出相应调剂。但调解知网价格只是第一步,要解决其可能滥用市场部署地位问题,还需要允许公平竞争。从国外教训来看,通过相同或相近数据库的公正竞争才能更有利于知识的传播跟管理,良好竞争秩序的形成才华真正让常识的传播既相对广泛又不至于“太贵”。

  公众在对这种反差的公平性表示猜疑的同时,也不禁要问,知网凭什么能这么做?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其所领有的垄断地位。中国知网在学术资源的整合和分享范畴领有无可争议的市场支配地位。其是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争辩也就推向了台前。

  中国知网在学术资源的整合和分享范围具备无可争议的市场支配地位。其是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辩论也从幕后走向了台前。

  毛利多年逾50%,知网是否涉嫌滥用支配地位

  据新京报报道,作为海内范畴最大,内容最齐全的学术期刊数据库,中国知网近日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因为中国知网凭借市场垄断位置优势向用户收取较高的浏览费用,甚至设定最低充值额度,但却给学术论文著述者支付无奈兑付的阅读卡跟一部分极低的稿酬为报酬,这让其多年来毛利率高于50%。

  当然,垄断地位本身也不是我国《反垄断法》所要禁止的对象,但经营者利用分歧法的手段谋求垄断地位的行动是受到法律规制的。《反垄断法》第17条清楚,将存在市场安排地位的经营者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以不公平的便宜购买商品属于应当被规制的滥用市场安排地位举动。因此,判断中国知网上述行为是否应当受到法律规制的核心就在于,其是否构成此种滥用行为。

  中国知网的建设是国家知识基础设施构建的一部分,这象征着将国内全部的学术文献资料数据化,而量的积累已让其在市场中造成了支配地位。放眼寰球,如美国的lexis、荷兰的爱思唯尔,也都具备一定的垄断地位。因此,占领市场垄断地位并非是中国知网的“原罪”。

  ■ 观察家

  同时,中国知网由于国度知识基本设施的地位能够以极低的价格获取巨量的学术论文,这些论文的始终分享诚然实现了知识的扩散和传布,但这些数据同时也成为知网的“吸金法宝”,使获悉网把持了市场支配地位,获取了大量的利润。从这个角度而言,知网也涉嫌以不公平的廉价购置商品行为。